AllAmericanComic 维基
Advertisement

哈尔•乔丹因其能克服巨大恐惧的潜力而被濒死的外星人阿宾•瑟(Abin Sur)授予绿灯戒指,成为绿灯侠。哈尔曾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绿灯侠。他是正义联盟创始成员,曾是视差怪和幽灵的宿主,也曾经短暂加入其它军团[红灯军团、蓝灯军团、橙灯军团、黑灯军团、白灯军团,也曾持有过黄灯戒]


姓名:哈罗德•“哈尔”•乔丹(Harold "Hal" Jordan) 初登场:展示窗#22(Showcase #22) 创造者:John Broome,Gil Kane 星域扇区:2814 出生星球:地球 所属团队:绿灯军团(Green Lantern Corps)、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美国空军 好友: 绿箭(Green Arrow),奥利弗•“奥利”•奎恩(Oliver "Ollie" Queen) 闪电侠(the Flash),巴里•艾伦(Barry Allen) 身高:6英尺2英寸 体重:186磅 眼睛:棕色 发色:棕色 职业:飞行员 身份:绿灯侠(Green Lantern) 创造于白银时代,美国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 of America)建立者之一。 能力: 绿灯侠装备有仅受限于自身想象力与意志力的戒指。 绿灯戒指能够反重力,发射能量,翻译外星语言,并且能创造出任何形状的硬光构造物。尽管在过去它无法影响黄色物体,但现在这个缺陷已被哈尔用意志克服。 绿灯戒指必须定期用能源电池充电,能源电池则从守护者们位于欧阿上的中央能源电池处获取能量。

重要故事线: 翡翠暮光(Emerald Twilight)[成为视差魔(Parallax)]→零时(Zero Hour)[企图重启宇宙修正错误]→终夜(The Final Night)[自我牺牲重燃太阳]→审判日(Day of Judgment)[被选为幽灵(Spectre)宿主]→绿灯侠:重生(Green Lantern: Rebirth)[揭露视差怪真面目,作为绿灯侠回归] →塞尼斯托军团战争(Sinestro Corps War)→至黑之夜(Blackest Night)→至白之日(Brightest Day)→绿灯之战(War of the Green Lanterns)

生平介绍:

起源

哈尔•乔丹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他的父亲,马丁•乔丹(Martin Jordan)曾驾机参战。在哈尔童年时期,他的父亲在费里斯公司工作,他与父亲关系十分亲密,并与之同样爱好飞行。哈尔经常逃学以观看其父驾机飞行,而马丁也曾偷偷带他飞过。马丁于一次飞行事故中丧生,年幼的哈尔与卡萝•费里斯(Carol Ferris)[哈尔后来的的恋人]亲眼目睹当时的惨况。这次事件在哈尔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哈尔也因此变得无所畏惧--他心目中最可怕的事情已在眼前发生。哈尔从此一直保留其父当时留下的夹克。至此之后,其母禁止哈尔光顾机场,并让其远离一切与航空有关的事务,哈尔也承诺不会再接近飞机。然而在十八岁那年,哈尔离家出走,加入空军,并很快成为一名顶级飞行员。他参加过朝鲜战争[这是旧设定,现在只能在如新的边际等年代设定比较早的非正史作品可用,以现在漫画的时间点,哈尔的年龄已经不可能参与过朝鲜战争]。多年后,哈尔母亲生命垂危,然而她却因哈尔身在空军拒绝见他。于是哈尔通过给上司一拳使自己被空军开除,然而当他赶回医院时,其母已经离世。无奈之下,哈尔来到费里斯公司工作。

后来,绿灯侠阿宾•瑟(Abin Sur)为寻找至黑之夜(Blackest Night)的秘密来到地球,途中受阿托希塔斯(Atrocitus)*蛊惑感到恐惧,阿托希塔斯逃脱并将阿宾打伤,阿宾的飞船也随之坠毁。生命垂危之际,阿宾指示戒指寻找接替者,戒指找到了两个人:哈尔•乔丹和盖•加德纳(Guy Gardner),而哈尔由于所处位置较近被选中,被授予戒指和能源电池,哈尔随后被带到欧阿(Oa)[绿灯军团主星],进行训练,成为星域扇区2814的绿灯侠。

时称 “最伟大的绿灯侠”的塞尼斯托(Sinestro)曾经训练过他。后来哈尔在塞尼斯托的母星科鲁加(Korugar)发现,塞尼斯托一直对其人民实施暴政,以构建所谓的“秩序”,于是哈尔帮助当地人一起对抗塞尼斯托。在暴行被揭露后,塞尼斯托被宇宙守护者们(Guardians of the Universe)审讯,并被剥夺戒指,放逐到位于反物质宇宙的科瓦德(Qward),在那里,他被科瓦德人给予黄色戒指,成为哈尔与绿灯军团的死敌。


*注:这是翡翠黎明第二部后的设定,在最初设定中,塞尼斯托一登场就已经是叛变的绿灯侠

作为一名绿灯侠,哈尔在宇宙间巡逻,在太空执行许多任务。他也继续在费里斯公司工作,并与他的老板卡萝•费里斯产生一段恋情。同在费里斯公司工作的技工汤姆•卡尔马库(Tom Kalmaku)是哈尔的好友,知晓他的秘密身份,也曾多次帮助过他。

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

哈尔是美国正义联盟创始成员之一。他与超人(Superman)、蝙蝠侠(Batman)、神奇女侠(Wonder Woman)、闪电侠(the Flash)、火星猎人(Martian Manhunter)、海王(Aquaman)共同组建了正义联盟。他们在合作挫败了一次外星入侵后,意识到应该联手合作,共同保卫世界,联盟因此成立。[其中超人、蝙蝠侠是在联盟成立后一段时间才成为正式成员,后来设定改变,创始成员变为绿灯侠、闪电侠、火星猎人、海王、黑金丝雀(Black Canary),无限危机(Infinite Crisis)后,神奇女侠又代替黑金丝雀,被改回成创始成员之一]

哈尔和奥利弗•奎恩(Oliver Queen)[即绿箭]是好朋友,他们经常一起冒险,有时也会带上绿箭的女友黛娜•兰斯(Dinah Lance)[即黑金丝雀]。哈尔曾与绿箭一起开车周游美国,见证了许多现实问题。哈尔也是二代闪电侠巴里•艾伦的好友。哈尔同时也与他俩各自的少年助手:罗伊•哈珀(Roy Harper)、沃利•韦斯特(Wally West)[后来的三代闪电侠]建立了友谊。

星蓝石(Star Sapphire)

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哈尔和卡萝的恋情进展得不太顺利,更糟糕的是,卡萝被扎马伦人(Zamarons)[宇宙守护者的女性亲族]选中,用一种外星水晶,星蓝石控制,成为反派星蓝石,与哈尔斗争多年。虽然哈尔多次帮助卡萝摆脱星蓝石,然而星蓝石一次次地找上卡萝,并且也曾附身于别的女性。(现在卡罗的心已属于凯尔。)

哈尔的家乡海滨城(Coast City)被机械超人(Cyborg Superman)(超人之死后几位接替者之一)和蒙戈(Mongul)摧毁,七百万人死亡。哈尔尝试复原海滨城,但是守护者们拒绝给他更多力量。哈尔心里充满了悲痛与恐惧,因此处在中央能源电池内的视差怪(Parallax)[恐惧的实体化]趁虚而入,通过与中央能源电池相连的灯戒入侵哈尔。

在视差怪的影响下,哈尔失去理智,冲向欧阿,想要获取中央能源电池的力量。他打败了一众守护者派来阻止他的绿灯侠,即:克翰(KE'Hann),莱拉(Laira),托马-图(Tomar-Tu),杰克•T•参斯(Jack T. Chance),寇瑞(Kreon),韩怒(Hannu),格拉夫•托伦(Graf Toren)和布迪卡(Boodikka),他夺下了他们的戒指以为己用,为了得到戒指,他甚至切下了布迪卡的手。他将他们留在了太空里,成为“迷失的绿灯侠”。[这几人当时并未死去,而是被机器猎人带走,多年后被哈尔找回] 他后来又不情愿地击败了基洛沃格,继续前往欧阿。 来到欧阿后,守护者们放出当时被关押的塞尼斯托对抗哈尔。哈尔取下其它夺来的戒指与他进行公平决斗,最终哈尔取胜,通过扭断塞尼斯托的脖子杀死了他(只是一时的)。然而随后被打败的基洛沃格赶来阻止他,却被哈尔杀死,哈尔因此认为自己不配再戴戒指,于是取下戒指,步向中央能源电池。

哈尔进入中央能源电池(Central Power Battery),并摧毁了它,同时也毁灭了绿灯军团(Green Lantern Corps),除了幸存的甘瑟(Ganthet)外,守护者们也全部死亡。视差怪也借此将哈尔作为宿主,哈尔由此成为视差魔(Parallax)。在离开欧阿前,哈尔将自己之前丢下的戒指踩碎。与此同时,宇宙中所有的绿灯戒都与之产生了连动,全部粉碎。

[此故事见于绿灯侠v3 #48-#50]

幸存的守护者(Guardians)甘瑟(Ganthet)修复了哈尔的戒指,并来到地球,将戒指传给

凯尔•雷纳(Kyle•Rayner),他成为当时最后一名绿灯侠。

视差魔与默存(Extant)联手,企图通过摧毁时间,重新制造一个新宇宙来“纠正”过去发生的事,其中包括让海滨城重现生机。在他与很多之前的朋友交手。核破(Damage)通过自己的爆炸能力,引发了新的大爆炸,挫败了视差魔的阴谋。在凯尔的帮助下,绿箭射中视差魔的胸口,随后核破引发的爆炸使宇宙重启,视差魔与凯尔在时间之外继续打斗。视差魔将凯尔一起带到欧阿,想要从欧阿攫取能量,以弥补自己所耗费的,凯尔试图阻止他,他俩的战斗的摧毁了欧阿。

一种被称作噬日者(Sun-Eater)的生物吞噬了太阳,地球生物即将因为寒冷而死,众英雄束手无策,凯尔在太空找到哈尔,希望寻求他的帮助。作为自己罪恶的救赎,哈尔最终牺牲了自己,重燃了太阳。众英雄在海滨城原址为他举行了葬礼。沼泽怪物(Swamp Thing)让哈尔墓碑周围长满植物,变为一片绿色。

翡翠骑士(Emerald Knights)

凯尔无意中回到过去,并不慎将大约10年前的哈尔带到现在,哈尔在知道视差魔的事情后震惊万分,然而他还是暂时留下了。后来引发零时前的视差魔发现时间线异常找了过来,两人大战,最终为了时间线的稳定,视差魔消除(两个)自己的这段记忆,并各自回到原来的时间线。

[此故事见于绿灯侠v3 #101-#106]

审判日(Day of Judgement)

在这个事件中,哈尔被选为幽灵(Spectre)--上帝的复仇之灵--的宿主,替上帝惩罚罪人。

*注:上一任幽灵宿主为吉姆•科里根(Jim Corrigan)

作为幽灵,哈尔曾在小丑(Joker)得到捣蛋先生(Mr.Mxyzptlk)力量,将现实弄得一片混乱时指点超人。

绿箭的复活

终夜时,哈尔在牺牲自己重燃太阳前,在绿箭死于爆炸,尸骨无存的情况下,克隆了他,并来到天堂,请求绿箭灵魂的同意。然而绿箭只同意哈尔复活自己的身体,仍想留在天堂。哈尔成为幽灵后,最终引绿箭的灵魂回到了他的身体。

在绿灯侠:遗赠(Green Lantern: Legacy)中,汤姆•卡尔马库在哈尔戒指的帮助下,复原了欧阿。

绿灯侠:重生(Green Lantern: Rebirth)

故事中揭露,视差怪实际上是恐惧的实体化,守护者们数亿年前将它关进中央能源电池,因为要关住视差怪,绿灯能量在相应的波段减弱,这就是绿灯戒指“黄色缺陷”[黄色在情感光谱中代表恐惧]的由来。当塞尼斯托被关进中央能源电池时,他得以唤醒视差怪,并开始计划报复绿灯军团。视差怪想在军团里找到一名绿灯侠作为宿主,它选中了哈尔。于是视差怪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进入了哈尔的戒指,并慢慢对哈尔进行渗透,这也导致了哈尔两鬓变白。当海滨城(Coast City)被机械超人和蒙戈摧毁时,视差怪趁虚而入,压垮了哈尔的精神,使他疯狂。而塞尼斯托被哈尔杀死也不过是塞尼斯托制造的幻象,为了使哈尔完全越界。而哈尔进入中央能源电池后,成为视差怪宿主。视差怪离开中央能源电池后,黄色缺陷也因此消失(因此甘瑟给凯尔的新戒指没有黄色缺陷)。而哈尔在终夜牺牲,则是他真实自我的反映。死后视差怪将自己植入哈尔的灵魂,而幽灵选哈尔作为宿主也是为了清除视差怪的影响。

然而视差怪渐渐开始取得控制权,它一度击败哈尔和幽灵,成为主导,并开始散播恐惧。在哈尔自身努力与幽灵帮助下,三者得以分离。幽灵因为害怕原始的情感之力当即借故逃走,在甘瑟的帮助下,哈尔的灵魂得以回到自己的身体,复活并重新成为绿灯侠。视差怪随后又将甘瑟作为宿主,哈尔在凯尔、盖、约翰和基洛沃格的帮助下,打败了视差怪,将它送回了中央能源电池。 其间他们也学会了克服黄色缺陷的方法:铭记恐惧,然后克服恐惧。

在重生之后,哈尔住进了正在重建中的海滨城,并且加入空军,成为一名上尉。之前即使在终夜后也对哈尔本性抱持怀疑的蝙蝠侠也重新接受了他,他俩重建了友谊。后来哈尔也再度加入了正义联盟。


*关于情感光谱: 情感光谱是在绿灯侠重生后引入的设定,七种色光分别对应七种情感,它们的来源则是代表生命的白光。每一种情感都有各自的实体化,即为各灯灯兽。重生之后,绿灯军团外的各灯军团陆续出现。 红-愤怒 实体化:血屠牛(The Butcher) 橙-贪婪 实体化:欲蟒(Ophidian) 黄-恐惧 实体化:视差怪(Parallax) 绿-意志 实体化:离子鲨(Ion) 蓝-希望 实体化:耀室凰(Adara) 青-怜悯 实体化:改宗蛸(Proselyte) 紫-爱    实体化:掠夺兽(Predator)

无限危机(Infinite Crisis)

在无限危机中,在蝙蝠侠的要求下,哈尔与其他英雄一起摧毁了OMACS及他们的领导兄弟之眼(Brother Eye)。他也参加了在大队会对抗超级反派秘密会(Society of Super Villains)的行动。哈尔还从至尊小超人(Superboy-Prime)手上救下了盖•加德纳。

绿灯侠复仇(Revenge Of The Green Lanterns)

一艘外星飞船坠毁在哈尔工作的爱德华空军基地(Edwards Air Force Base),里面载着本应已经死去的托马-图,哈尔将受伤的托马-图带到欧阿,却发现他本是来杀自己的。哈尔认为其他当年被他剥夺指环的绿灯侠还有生还可能,于是向守护者请求到3601扇区寻找他们,却遭到拒绝。但他违抗命令,和盖•加德纳一起出发去 3601扇区。 他们顺着托马-图戒指的记录的轨迹来到了机器猎人(Manhunter)的母星--Biot。他们受到机器猎人的攻击,但是还是找到了所有的迷失的绿灯侠(Lost Lanterns),原来他们当年被哈尔遗弃在太空后,被机器猎人带到此处。他们随后遭遇了机械超人。哈尔放出了所有迷失的绿灯侠(Lost Lanterns),然而他们昏迷多年,记忆仍停留在当初与哈尔作战之时,因此开始攻击哈尔。战斗中,他们落入了一个洞,在那里他们发现了更多本应死去或已经失踪的绿灯侠,包括阿丽莎。哈尔也向他们把事情解释清楚,最后他们成功炸毁Biot,救出了一众绿灯侠,然而其间寇瑞(Kreon)被机器猎人从背后攻击而死去。 后来盖自愿替哈尔承担违抗守护者命令,擅自行动的责任,使哈尔免于被革职。

通缉令(Wanted) 

在绿灯侠复仇事件之前,哈尔曾因为未戴戒指,在执行一次任务中时,他的飞机被击中,成为战俘[在新设定中,哈尔有开飞机时不爱戴戒指的习惯]。他和他的朋友“火箭人”尚•谢勒(Shane “Rocket-Man” Sellers),“牛仔女孩”吉莲•珀尔曼(Jillian ”Cowgirl” Pearlmen)一起被严刑拷打了四个月,但最终成功逃脱。哈尔一直因为自己没戴戒指,因此让朋友受难而自责。然而乔纳森•“赫克”•史东(Jonathan “Herc” Stone)将军再次派牛仔女孩(Cowgirl)去对付上次将他们抓到的人,牛仔女孩的飞机又一次被击中,哈尔于是戴上戒指,前去救援。哈尔飞向俄罗斯,找到了击落牛仔女孩飞机的恐怖分子。然而两名外星人,无脸猎手们(the Faceless Hunters)精神控制的环球卫士(Global Guardians)攻击了哈尔,原来有人悬赏抓住哈尔,而他们则是赏金猎人。他们正要得手之际,俄罗斯的红色火箭旅(Rocket Red Brigade)因为绿灯侠在俄国领土擅自行动要逮捕他。随后美国正义联盟及时赶来,哈尔也得以脱身并救出牛仔女孩。 然而这时更多赏金猎人出现,最终哈尔被赏金猎人饿狗(Hunger Dog)抓住,带到了他的雇主阿蒙•瑟(Amon Sur)[阿宾•瑟之子]面前。原来他想将哈尔的戒指据为己有,并指责哈尔从未将阿宾的尸体送回其母星安葬或是慰问他的家属,正在危急之时,饿狗救下哈尔,原来他只是约翰•斯图尔特的伪装。阿蒙这时被飞来的一枚黄色戒指选中,并被传送到科瓦德(Qward)。 这件事情之后,哈尔将阿宾的尸体送回他的母星安葬。 牛仔女孩在这次事件中知晓了哈尔的绿灯侠身份。

星蓝石之谜(Mystery of the Star Sapphire)

卡萝•费里斯在开飞机时再次被星蓝石控制。在哈尔与牛仔女孩在酒吧喝酒时,星蓝石攻击了他们。哈尔与她展开战斗,然而星蓝石认为牛仔女孩是哈尔的新欢因此抛弃卡萝,控制了她。摆脱控制的卡萝向哈尔讲述了扎马伦人与爱之紫光的起源,并帮助哈尔对付星蓝石。然而扎马伦人出现,并强迫哈尔在卡萝与牛仔女孩之间进行选择,以确定星蓝石宿主。然而哈尔却吻了其中一个扎马伦人,导致星蓝石附上了她。被附身后,扎马伦人开始攻击她的同胞,她们不得不撤回扎马伦星。扎马伦人因此认识到星蓝石对宿主的控制过于强大,于是将星蓝石水晶改成了戒指,并造出了紫灯电池。星蓝石军团也由此产生。

塞尼斯托着手建造一支备有黄色戒指的军队,选择能够灌输巨大恐惧的人成为他军团的成员。他还将魔监(Anti-Monitor)、至尊小超人(Superboy-Prime)、机械超人吸纳入他的军团。他将黄灯总灯设在科瓦德,奴役科瓦德人为其干活。他还有一队能够吸收绿灯戒指能量或能为黄灯戒指充电的机器猎人。时任离子侠(Ion)的凯尔•雷纳被一枚黄灯戒指带到科瓦德,在那里,他被塞尼斯托军团围攻,塞尼斯托将离子鲨(Ion)[意志的实体化]从凯尔体内取出,并让视差怪附身于他。与此同时欧阿遭到塞尼斯托军团成员袭击,多名绿灯侠阵亡。哈尔、盖、约翰在为戒指充电时,视差怪通过中央能源电池将他们带到科瓦德。哈尔醒来时发现盖、约翰已经被擒,自己只能独自面对新的视差魔和黄灯众。

随后他受到赶来营救离子鲨的迷失的绿灯侠的帮助,在他们的帮助下,离子鲨、盖、约翰被救出,然而其间杰克•T•参斯(Jack T. Chance)、克翰(KE'Hann)阵亡。此时,守护者们为了对付塞尼斯托军团,使出了最后手段:允许对塞尼斯托军团成员使用致命武力。

任务完成,地球的绿灯侠们回到正物质宇宙的地球,却发现塞尼斯托的目标不是欧阿而是地球。视差魔来到哈尔弟弟的家中,哈尔及时赶到救了他们。在战斗中,哈尔指环能量耗尽,被视差魔吸收。当哈尔在视差魔之内时,哈尔帮助凯尔一起摆脱了视差怪。这时,已被除名的守护者甘瑟和赛德(Sayd)出现,并将视差怪困在四名地球绿灯侠的电池之中。

得到塞尼斯托军团会进攻海滨城的消息后,哈尔与凯尔来到海滨城,哈尔用他的戒指警告所有居民,要他们离开,然而他们却拒绝离开,要与绿灯侠站在一起。他们在家里亮起绿灯,给予他们支持。后来海滨城因此而获得“无畏之城”称号。本来居民寥寥无几的海滨城,在这之后迎来了众多居民。

哈尔与凯尔出发与塞尼斯托军团战斗,塞尼斯托用机器猎人吸干了哈尔、凯尔戒指的能量,而哈尔也利用一个机器猎人的头部吸干了塞尼斯托戒指的能量。哈尔、凯尔与塞尼斯托展开肉搏,最终取胜。与此同时其他绿灯侠摧毁了战争世界(War World)及其上的黄灯电池,重创了魔监,机械超人,摧毁了众多机器猎人。

至尊绿灯(Alpha Lanterns)

塞尼斯托军团战争之后,守护者们改造了一批绿灯侠,将他们变为半机械生物,可以说是绿灯侠与机器猎人的结合体。他们的能源电池被置于身体中,也能够吸收其他绿灯侠戒指的能量,守护者们用他们监督绿灯军团成员。莱拉因在塞尼斯托军团战争后杀死了投降的阿蒙•瑟,被至尊绿灯剥夺绿灯侠身份。在被送回家的途中,莱拉被一枚红灯戒指选中。


红灯之怒(Rage of the Red Lanterns) 哈尔和其他绿灯侠在将塞尼斯托送往科鲁加处决途中,受到塞尼斯托军团成员袭击,然后阿托希塔斯带领他创立的红灯军团出现,攻击两方,重创很多绿灯侠,并带走塞尼斯托。随后来自甘瑟和赛德创立的蓝灯军团的圣行者(Saint Walker)出现,帮助绿灯军团成员消除了红灯能量的污染,并将哈尔带到蓝灯军团母星欧迪姆(Odym)。哈尔发现在蓝灯旁边绿灯戒指的能量数值能达到最大值,而蓝灯侠只有在绿灯侠附近才有战斗力。 哈尔与圣行者及另一名蓝灯军团成员沃尔斯(Warth)前往红灯军团主星伊斯莫特(Ysmault),哈尔与蓝灯侠们关于对塞尼斯托的处理发生了争执,因此哈尔甩开他们,先到了伊斯莫特。然而他中了埋伏,被阿托希塔斯抓住。这时塞尼斯托军团成员出现以营救塞尼斯托,蓝灯军团成员也赶到救下哈尔。然而塞尼斯托将成为红灯的莱拉杀死,引起哈尔的愤怒,哈尔被莱拉的红灯戒选中并被控制住。为了救下哈尔,圣行者取下自己的戒指给哈尔戴上,粉碎了红灯戒指。


与此同时,在地球上,卡萝•费里斯被招入星蓝石军团。

拉弗利兹


哈尔发现蓝灯戒指无法取下,于是来到欧迪姆求助。甘瑟告诉他只有将戒指耗尽才能取下。哈尔离开欧迪姆去寻找塞尼斯托,然而却被传送到欧阿面对守护者。守护者们也没能移除蓝灯戒指。这时拉弗利兹(Larfleeze)出现,与守护者们开战。[数十亿年前,拉弗利兹带领一伙贼偷盗了守护者们的东西之后,根据盗来的一张地图来到奥卡罗(Okaara)寻宝,找到了橙灯能量电池,守护者与机器猎人们尾随而至,然而代表贪婪的橙灯能量太过强大,守护者们无法与之对抗。与是守护者们与拉弗利兹签订协议,允许他拥有织女星系,并不对他干涉,然而与宇宙守护者同宗的操控者(the Controllers)却来到奥卡罗打扰了他,因此他将此归罪于守护者] 守护者决定采取行动,带领一众绿灯侠,包括哈尔,来对抗拉弗利兹。战斗中,哈尔的蓝灯戒指被拉弗利兹看中,而被拖到他藏身的地下。最终哈尔成功地使用了蓝灯戒指,遏制住了拉弗利兹,蓝灯戒指在哈尔使用之后离开了他。因为蓝灯戒指已经飞走,拉弗利兹无心恋战,他与守护者们签订了新的停火协议:告诉他蓝灯军团的所在。 最后拉弗利兹派出橙灯幽灵们来到欧迪姆抢夺蓝灯戒指。

黑死帝

     黑死帝(Nekron)代表虚无、黑暗、死亡,他想让宇宙恢复到没有生命的寂静状态。他通过黑手(Black Hand),威廉•汉德(William Hand)和叛变的守护者疤脸(Scar)组建黑灯军团。他将魔监关在了黑灯能源电池中。黑灯能源电池开始放出黑灯戒,复活已死之人作为黑死帝的傀儡,特别是与生者有密切情感联系之人。黑灯们通过挖取心脏,获得生者情感能量,以此为黑灯充电。黑灯能够再生,只有靠绿灯能量加情感光谱其他部分能量才能够摧毁。哈尔被青灯部落(Indigo Tribe)告知,只有收齐七种色光,合成代表生命的白光,才能打败黑死帝。

青女


哈尔出发寻找各灯团代表,最终哈尔、塞尼斯托、阿托希塔斯、卡萝、青女(Indigo-1)、拉弗利兹、圣行者**并来到地球,成功合力击败了疤脸,然而在对黑灯能源电池攻击时,不但没有效果,反而使黑死帝释放黑灯戒指,将曾经死而复生者变为黑灯。哈尔在巴里的帮助下逃过一劫。

后来为了对付被变为黑灯的幽灵,哈尔想起了重生时幽灵的表现,断定其害怕视差怪,于是主动让视差怪附身,毁了控制幽灵的黑灯戒,哈尔也在幽灵的帮助下与视差怪分离。然而视差怪却被传送走,不知去向。

黑死帝通过一名守护者的心脏召唤出了存在于地球之中的存在之灵(the Entity),即生命的实体化,一切生命都因它而存在。黑死帝企图通过消灭它来消灭所有生命。

塞尼斯托冲向存在之灵,成为其宿主。他与黑死帝对抗,其间被其劈为两半,但因为存在之灵复原。随后塞尼斯托又被黑死帝与存在之灵分离。哈尔冲向存在之灵,使包括自己在内的一批人成为白灯侠,将黑手复活,从而切断黑死帝来到生者世界的媒介,复活的黑手吐出白灯戒指,将黑死帝从这个位面上移除,并复活了本来已死的12个人。黑手被青灯部落带走并被戴上青灯戒,其他军团签订暂时停火协议,并着手修复至黑之夜带来的损害。

塞尼斯托发现银光城的白灯,然而发现它无人能举起它。他找来哈尔和卡萝一同前往查明情况。在他们尝试一起举起白灯时,白灯有了反应,并要求他们找到七灯兽。哈尔发现有人正在收集七灯兽,而在至黑之夜时,也正是他将视差怪带走。最后他们发现收集灯兽的人是卡隆纳(Krona),著名的叛变的守护者。哈尔、塞尼斯托、阿托希塔斯、卡萝、青女、拉弗利兹、圣行者虽然尝试阻止他,却最终失败。卡隆纳成功集齐了七灯兽。

哈尔、塞尼斯托、阿托希塔斯、卡萝、青女、拉弗利兹、圣行者碰面,跟踪卡隆纳的踪迹来到里乌特(Ryut),发现了叛变守护者疤脸的黑暗之书(the Book of the Black),然而众人被吸入书中,只有哈尔成功逃脱。哈尔带走了他们进入书中后掉出的灯戒。

卡隆纳集齐七灯兽后,来到欧阿,让除视差怪外的灯兽分别附到余下的六名守护者身上,使他们成为自己的傀儡。他将视差怪放回中央能源电池,控制了所有绿灯军团成员,只有曾被视差怪控制过的哈尔、凯尔、盖、约翰、基洛沃格、甘瑟有一定免疫力,暂时清醒,但他们还是受到视差怪影响,哈尔与盖、凯尔和约翰开始互斗。在甘瑟帮助下凯尔和约翰取下了戒指,哈尔与盖则靠意志力将灯戒强行关闭。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