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AmericanComic 维基
Advertisement

概述[]

多影布谷鸟们是一群虚构的五胞胎姐妹:Celeste Cuckoo,Esme Cuckoo,Irma “Midee” Cuckoo和Sophie Cuckoo。她们的名字的首字母正好与年龄吻合,Celeste Cuckoo是最早出生的,而Sophie是最年幼的。起先她们自称“Five in one”(五位一体),当Esme与Sophie死了之后,便自称“three in one”(三位一体)。  她们是Xavier Institute for Higher Lenning(泽维尔高等教育学院)的学生,首次出现于New X-Man vol.1 #118,由Grant Morrison创造。她们被创造出来作为Emma Frost的“女儿们”,并在X-Men Phoenix Warsong(凤凰战歌)中出现。Esme与Sophie也是Chaos War(混沌之战)的主要人物。

历史[]

起源[]

在X-Men Phoenix Warsong 第一话中的情节显露出布谷鸟们出生于Emma Frost的卵细胞。哨兵袭击了她们的学校,Emma的众多克隆体只剩下五个,其余的几百个(甚至几千个)克隆体被放置于“The World”的一个隐蔽的地下孵化室中,The World是Weapon Plus计划(制造生物武器,其中,美国队长是Weapon I,Nike Furry是WeaponVII,金刚狼是Weapon X)的实验室。布谷鸟们被Dr. John Sublime作为武器制造出来,想通过精神感应能力杀死所有的变种人,布谷鸟就是Weapon XIV。 

五位一体[]

她们一开始就是Emma的门徒和心腹,她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她们身上还留有一个精神屏障以掩饰其在学校的位置,使得任何一个猜疑她们身份的人都会自动消除这个念头。有个叫Quentin Quire(昆丁苦艾尔)的人,他以强大的心灵感应能力而闻名于学院。虽然Quentin和布谷鸟是竞争对手,但还是爱上了Sophie。但Sophie和其他姐妹们认为Quentin令人反感而拒绝了他。  一部分由于青春期的叛逆,一部分由于一种叫Kick的变种人药物的影响,还有一部分处于对Sophie的爱,Quentin鼓动学生在学校里发动暴乱。Sophie为了制止Quentin,使用了同样的药物以提升自己的能力,超常发挥,最后力竭而死。布谷鸟们找到Frost想让她为此事负责,Frost表扬了她的英雄行为就对此不管不顾了。Sophie死后,布谷鸟们变成了Four in one(四位一体)。她们更加的谨慎以防止成员走失。她们尝试通过Jean Grey的精神感应来测试自己的能力是否还像以前一样发挥作用。并且还告知Jean:Emma对Scott有点意思。  秘密的,Esme还跟Xorn合作,还伪装过万磁王。她操控整个布谷鸟们的心志,还精神操纵Angel Salvadore(天使)去攻击Emma,几乎将她的钻石身体粉碎。Jean后来用精神力量将她重组并复活。于是Emma揭露了Esme的混乱状态。Esme随后禁止她的姐妹们加入万磁王的变种人兄弟会。过后,Esme失去了Xorn的信任,兄弟会找到了她,Esme攻击了Xorn,Xorn因愤怒于Esme没能恢复自己的作用而杀了她。Esme死于Emma的臂弯中,伴着轻微的呼吸说她不想这样结束。

Corsairs(海盗船)[]

不久后,学院重建好了,Emma和Cyclops(镭射眼)成为了X-Men的首领,Frost和Summers将老学员分成了几个六人训练小组,每个教员负责一组。剩下的三个布谷鸟在Cyclops的建议下分到了Corsairs(海盗船)组,这三个女孩成为了这个小组的领导。  在X-Men Phoenix Endsong(凤凰挽歌)中,凤凰之力回到地球寻找Jean Grey的身体以栖居于内。由于Quentin仍然爱着Sophie,他感应到了凤凰,并掘出了Sophie的尸体使他复活了。但Sophie又宁愿选择死也不想和Quentin在一起。X-Men击败了凤凰,但凤凰的碎片却飘到了Celeste Cuckoo体内。 

Pheonix Warsong (凤凰战歌)[]

在New X-Men vol.1 #154中,Grant Morrison的最后一期X-Men中。多影布谷鸟们被确定为Weapon XIV(每个女孩按名字开头字母为序标为1~5)。  在Dr. John Sublime和凤凰碎片的同时操纵下,布谷鸟们复活了Esme和Sophie并回到了The World。在The World中,她们收到了Sublime的计算机图像的接待,并得知她们千位一体的姐妹们的事。他的真正意图是收集X-Men的资料并借助她们体内的纳米科技发送到其他克隆体内。凤凰碎片却表现出有意毁掉布谷鸟和她的克隆姐妹们以防止他激活武器杀死所有的变种人。凤凰通过Celeste的身体变得强大,将她视作自己的化身,但很快就在Sublime的设计下分散到每一个克隆体中以增强她们的能力。随后布谷鸟们发现自己也有Emma的变成钻石的能力,而她们正作为千位一体的成员被Sublime控制着。Sublime大规模的授权开始执行毁灭变种人的程序。Celeste在Emma的命令下接受了凤凰宿主的角色,开始使用凤凰之力与Sublime斗争,并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克隆体从**纵中解救出来。然而,凤凰开始毁灭那几千个克隆体。尽管那些克隆体们刚刚获得自由开始憧憬为未来的生活,但她们像Esme和Sophie一样被从钻石形态打成了碎片。出于对毁灭的恐惧,Celeste将凤凰抛出体外,但凤凰不愿意离开使得Celeste不得不将凤凰封印于自己和Mindee和Phoebe的钻石心脏内。与Emma不同,布谷鸟们的心脏是无瑕的钻石,所以凤凰碎片被完全封印在她们心脏中。她们也为此付出代价,就是她们再也不能有情感,这也使得她们与人更加隔阂了。

Civil War(内战)[]

多影布谷鸟在内战中被认为是潜力巨大的“新兵”。在这次行动中,布谷鸟们帮助Elixir 教授炼药和解刨Breast(野兽)的大脑里的智慧,但她们与其他学员一起被Belasco传送到了Limbo。Belasco给她们戴上头盔使其催眠来防止她们使用其能力。她们被刚刚复活的X-23解救,然后立即加入了攻击Belasco的队伍中。当Hulk攻击Xavier、Astonishing X-Men和New X-Men时,布谷鸟们接触到了其他几个X组织,像Excalibur、Uncanny X-Men和X-Factor去取得帮助。她们又帮助Brodigy找回了记忆和能力,以作为对保护她们的谢意。 

Messiah Complex(弥赛亚情结)[]

布谷鸟们用“Cerebra(脑波机)”去追查Cable,因为Cable手里有X-Men正在寻找的丢失的变种人小宝宝。  当X-Men到达布谷鸟所提供的位置时,宝宝已经被Marauder(掠夺者)偷走了。布谷鸟们无法重新定位,所以Emma命令她们定位Marauder的位置。 

Manifest Destiny(天命)[]

在Messiah Complex事件后,布谷鸟们与她们的许多同学一起重新加入了X-Men在SanFrancisco(旧金山)的新家。女孩们稍后同意帮助Josh Foley抹除他在新重组的X-Force的任职记忆,也帮助这个小队保守与主队的秘密关系。她们出于对Cyclops的忠诚,同意对X-Force保密。女孩们开始穿更个性化的衣服,而不是统一制服。每个女孩还留了不同的发饰,只有一人保持原发型。 

Secret Invasion(秘密入侵)[]

布谷鸟们在SanFrancisco帮助对抗Skrull的入侵者。当Skrull人安放了一个屏障来封锁所有的精神交流时,她们建立了一个Cerebral(脑波机)与Emma的精神联系,试图找到屏障并毁灭它,Emma的心志被快速的从她身体里脱离出来。当她与Skrull对抗时,布谷鸟们在Cyclops的命令下用心灵感应控制Emma的身体行动。从那以后,布谷鸟们又作为Uncanny X-Men露过面。 

Nation X(X国度)[]

在X-Men与一群变异版的Predator X激战的过程中,布谷鸟们心脏中的凤凰碎片不知为何散了出来。在她们呆在乌托邦期间,她们觉得无聊便溜出去买一些惊悚片的DVD,受到惊悚片的影响,她们开始使用《暮光之城》和《魔戒》中的脚本精神拷问她们的同学。被Emma发现后,她表示当她也是孩子的时候,她是《泰坦之战》的粉丝,她偶尔会做进入电影中的白日梦,并发现自己喜欢当老师。Emma也决定让布谷鸟们当老师,因此也给她们点事干。 

Chaos War(混沌之战) []

在混沌之战故事线中,Esme与Sophie复活加入了X-Men。但作为打败Chaos King(混沌之王)的代价,在Hercules(海格力斯)修正现实后,Sophie又回到了死去的状态。 

Regenesis(重生) []

在“Schism(分裂)”之后,Phoebe想去Westchester(威彻斯特),但Irma想留在Utopia(乌托邦),她们将决定权交给了Celeste,Celeste听闻Quentin将去Westchester后决定呆在Utopia。

能力[]

布谷鸟们共享一个蜂巢式的精神感应力量。她们单独的精神感应是强大的,但她们组合在一起的力量远胜于单独叠加的力量。她们的能力使她们可以收发思想,控制心志,制造幻觉,纯能量释放星际投射等。她们完全形态时可以随时与他人交流。但她们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她们的团结程度,,她们之间距离越远,力量就越弱。  她们也经常单独行动,她们也有单独行动的能力与才华。当五个姐妹都活着时,Sophie的意识更占优势,可以控制整个布谷鸟。然而Esme的行为表明,布谷鸟中的一个人可以扭转整个集体的操纵,或许甚至是使用姐妹们不了解的能力。失去Sophie与Esme后,她们不像以往那样强了。  跟她们的“母亲”一样,每个布谷鸟都有能力变成有机钻石身体,由此她们拥有了无懈可击的力量。与Emma不同的是,她们的钻石结构是无瑕的,没有什么可以进入或逃出。她们曾将凤凰之力永久封印在变成钻石的心脏里,但她们也因此无法拥有真实的感情。凤凰之力最终逃走了,姐妹们也找回了情感。在凤凰战歌中,布谷鸟们获得了飞行与控火的能力,大概是凤凰入住身体的结果。 


性格[]

Esme Cuckoo  Esme离开了姐妹们加入了Xorn的Brotherhood of Mutants(变种人兄弟会)。Esme是第一个与姐妹们分开的,并爱上了伪装为学生的Shi’ar军官。她又试图谋杀Emma。后来又发现她是Sophie死亡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她想夺取布谷鸟的控制权,但遇到了Sophie的抵抗。于是Esme用药物Kick使自己的力量增强,从而获得了对布谷鸟的控制,Esme操纵她的妹妹Sophie也使用了Kick以超常发挥她的精神力量导致她死亡。Esme在Planet X故事线中,她一直为Xorn工作,并且慢慢爱上他了。但在他拒绝她后,她尝试摧毁他的心志。Xorn勉强杀了她。Esme死在了Emma的怀中,Emma说在所有的布谷鸟中她最为Esme感到骄傲。  Sophie Cuckoo  Sophie的性格在她死后才得以体现。她在姐妹中思想总是占优势,当Quentin在X学院发动暴乱时,她“非常英勇”使用Kick去对抗Quentin。尽管后来发现是Esme操纵导致的。她在布谷鸟中扮演着“自由思想”的角色。  Irma “Mindee” Cuckoo  Mindee是又一个被赋予个性的布谷鸟,她与一个叫Germaine的学生有着不错的友谊。最后在曼哈顿大破坏的余波中,学生被捕到一座小房子中,Germaine被反对变种人的民族给杀死。Mindee随后由于Jary Guthrie结交,尽管Jary总在她弹钢琴时干扰她。后来她在变种人兄弟会攻击学校时,又帮助了Grambit。另外,她的真名叫Irma。  Celeste Cuckoo  在凤凰战歌事件中Celeste经历了失去与姐妹的联系的恐惧,改变了性格,以及使用了凤凰之力。用Emma的话说,她是这个团队的“主干”。她最后接受了自己的能力,按照凤凰的旨意,杀死了千位一体的克隆人们和她自己的妹妹。出于对凤凰搞破坏的恐惧,她试图从自己体内将凤凰之力驱除,但事与愿违,她被迫将凤凰碎片封印在自己和妹妹们的体内。  Phoebe Cuckoo  Phoebe在凤凰战歌事件中表现出了对力量的强烈渴望。与Celeste形成对比,Celeste对凤凰之力非常恐惧,而Phoebe则渴望使用它,她乐意接受凤凰并享受凤凰给她的毁灭性的力量。 

命名[]

最开始,每一位布谷鸟的名字的开头字母被设计为以合适的顺序(Sophie Phoebe Irma Celeste和Esme)拼成“SPICE(香料)”一词。然而,Grant Morrison没有提及第五个布谷鸟的名字(就是那个应该是I开头的)。他离开New X-Men的创作时,Chuck Austen将她命名为Mindee,很明显Chuck没有意识到Morrison留下的彩蛋。然后,作者Matt Fraction改正了这个,声称Mindee的真名叫Irma,恢复了最初的首字母缩略词。  她们第一次被称作多影布谷鸟是在New X-Men vol.1 #123,这也是Esme第一次被命名的刊数。Sophie、Phoebe、Celeste、Mindee分别与#134、#149、#153、#156中被命名。在New X-Men年刊中,她们的姓氏被确定为“Cuckoo”,她们的代号为“Three in one”。

Advertisement